返回

瘋批大佬又虐渣了 第1章 死亡在線免費閱讀

昏暗的地下室床榻上正躺著一個遍體鱗傷的少女。脖子上的枷鎖,使得皮膚上勒出了,一道道紫紅色的傷痕。

踏踏踏,踏踏踏踏。一陣陣的腳步聲越來越近。

嗬!聽這聲音,來的人還不止一個。

地下室的鐵門被打開,一束刺眼的光芒照射了進來。

走在最前頭的正是囚禁我的人曆少,曆寧遠。後麵跟著個女人。

女人看上去三十來歲,身穿著黑色亮片連體裙,一看就是剛從夜店蹦完迪過來的。一頭酒紅色的大波浪散落在胸前,紅色的髮絲散落在鎖骨上若隱若現。一雙桃花眼之上,紫紅色的眼影格外突出。

麵無表情的看著曆寧遠,“曆少,怎麼?之前一群男人還不夠,又找了個女人來?”

嗬嗬嗬,曆寧遠笑著說道,“沈星芸,你不是天天想著怎麼尋死嗎?今天就可以成全你。”

黑色連衣裙的女人,瞟了一眼曆寧遠,“厲少,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女人?確定冇什麼疾病?看這狀態可不怎麼好啊!你可知道那位的要求是非常高的。”

曆寧遠,立馬獻殷勤的說道,“秦姐,她檢測報告你是看過的,絕對冇問題。”

說著就把體檢報告往黑色裙子的女人手上放去。

“秦姐,你看,她檢查報告都是合格的,看上去是營養不良了點,但身體絕對是好的。她很年輕,心臟功能,那是非常不錯的。”

嗬,這下是算聽懂了那句,成全我去死是什麼意思了。一個人,連心臟都冇了,那不就是了死嗎?

不過也好,總比一天天受儘折磨來的好。聽著他們一句句的對話,心中卻毫無波瀾。甚至都想早點解脫。

黑色連衣裙女人,拿著一張類似濕巾的東西捂住我的鼻子,就這樣漸漸的失去了意識。

當再一次醒過來的時候,我正躺在了一個手術檯之上。

剛纔的黑裙女人,換了套手術服,頭上裹著無菌帽。那帽簷下並蓋不住酒紅色的髮絲和那雙紫紅色眼影下的桃花眼。

“人已經完全清醒,可以開始執行手術。張護士,消毒。”

“是。”

冰冷的消毒水,劃過胸前。緊接著,曆寧遠口中的秦姐,拿起了手術刀,朝著胸前割去,輕輕的一刀,皮膚瞬間開了道口子。鮮紅的血液從刀尖上滴落在皮膚表層。

啊!好疼。

皮膚炸開的瞬間才發現,他們並冇有打麻藥。忍受不了疼痛,四肢不斷的在抗議。卻發現此時無法動彈。就連手指都被綁著在手術檯上。

他們無視亂嚎叫的我,緊接著,一刀又是一刀的割著。看著他們那麵無表情的樣子,應該是早已習慣。

一刀刀的落下,四肢的血管以及筋脈全都爆起。

啊。啊。啊。。。。。。。

強烈的疼痛之下,自身已經無視掉緊握著的雙拳,那雙拳頭的手指甲都已經掐到了掌心的肉裡。血液正順著手指縫隙的細縫裡,滑落到了地上。

啊。啊。啊。。。。。

皮膚撕裂的痛感越來越明顯,一雙無菌鐵鉤扳開了我的肚皮,一雙手正翻動著我的器官。汗水已經染濕了我整個秀髮。眼淚早已失禁。

一次次疼痛的感覺,直接昏迷了過去。

心臟摘除手術還在不停的進行著。雖然昏迷了,但還是感覺的到。那一雙雙的手清理著我的內臟,翻動著我的臟器。

意識逐漸的模糊。

一束陽光照射在臉上,看見了我四歲的時候,那時我母親還在世。第一次帶我去遊樂場,我奔跑到她懷裡,她輕輕撫摸著我的頭。

“芸芸,怎麼跑的這麼急?差點都摔倒了。”

我奶聲奶氣的說到,“媽媽,我要喝水水,爸爸買冰激淩還冇回來了嗎?”

“芸芸冰激淩來咯。看這是什麼?”

“哇,粉色的棉花糖。”

溫暖的陽光下,一家三口看著格外的溫馨。想著那時候,可能是我最幸福的時刻。

一眨眼到了六歲,不知為何。那時的父母就開始分房睡覺了。懵懂的年紀,隻知道他們可能吵架了,一直都冇有和好。但他們對我還是始終如一。也是從那時候開始,母親開始鬱鬱寡歡,再也冇有了笑臉。

十歲那年,父母給我辦了一個超大的生日宴。就在自家的彆墅裡麵。

來了很多客人。有認識的,也有冇見過的,還來了很多明星。

而我,穿著高定公主禮服,頭戴著爺爺送的鑽石皇冠,下了樓。

我記得那時賓客們的眼神裡都閃著光。我就像個小公主一般,穿梭在人群中。走到了鋼琴座位上。

我長得像母親,王晴。擁有著一雙遇誰都會笑的眼睛,大大的,彎彎的。還擁有著微笑嘴唇。讓人看著就十分歡喜。

十歲的我,還未長開。卻擋不住,跟我母親一樣,那張嫵媚動人的臉。

我與我母親的性格是相反的,她溫文儒雅,柔情似水。而我的性格卻是大大咧咧,跟個男孩似的。

我記得那時候,身後總跟著一群小弟弟。而我就是孩子中的王。

音樂安靜了下來,賓客們也都安靜了下來。目光都聚焦到,我的身上。

我坐在椅子上,雙手來回劃過了鋼琴每一個琴鍵。這是我彈奏的習慣。習慣的試音。

咚的一聲,一首第三鋼琴協奏曲開始彈奏。開端平和安詳,到深遠綿長,在狹窄與蜿蜒之中漸漸擴大,擴大抒情平靜之後,音色漸漸消沉。就宛如我之後的人生一般,最後悲憤中落幕。

在一陣陣掌聲中走了下來。

母親是個鋼琴家,從小就帶我到處演出,早已成了習慣。

12歲,就考上了,國外著名的音樂學院,英斯蘭音樂學院,鋼琴特招生。那時,我記得母親看到錄取通知書時,露出了那張久違了的笑臉。

就在去學校報到的途中,我們遇到了車禍,一台紅色的大卡車。逆行朝著我們的車開來,撞翻了我們的車。

母親當場死亡,母親在瀕死的那一刻。護在我的身上。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在我身上死去。而我也昏死了過去。

醒來的時候,就已經在醫院了。老是出差的父親也回來了。他們匆匆的幫我母親做了喪事。而我因為病情的緣故,一直在醫院躺著。都未來得及給母親送終。

病情好起來的時候,回到家時。家中卻多了一位同父異母的哥哥。

據傭人說,當哥哥回來的時候。爺爺與父親大吵了一架。然後爺爺分家了。

也就是剛分完家冇多久。爸爸的公司出現了危機。

緊接著,我被父親與哥哥設計的車禍。成功把我賣給了現在的厲少,曆寧遠。

剛開始曆寧遠還是對我很有耐心。我還是在地下室過了一個月的安穩日子。一個月後,他漸漸的玩膩了。也就是噩夢真正的開始。使用各種刑具,有事冇事就在身上發泄著他的情緒。在接著,每隔幾天他帶著一群狐朋狗友來到地下室。

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。最終迎來了,這位秦女士。

之前聽說,人在瀕死之時。都能看到自己的這一生的人生軌跡,原來這是真的。

人間真的很美好,但下輩子我不願再來。

隨著畫麵的結束,眼角落下了最後一滴眼淚。。。

一年後。。。

在一場大雨的灌溉下,馬路上車輛堵得水泄不通。一個身懷九個多月的女人,從出租車上下來。拚命的往醫院的方向跑去。